首页 »

“小田”是“老王”的红颜祸水?

2019/9/11 18:38:11

“小田”是“老王”的红颜祸水?

近日,被一篇《田朴珺撩汉往事,世界就这样被走野路子的女人抢走》刷屏。文章从万通老板冯仑说过的一句“名言”开篇——“民营企业家追女明星,公司就离死不远了。”

文中调侃道,冯仑把他的小明星朋友田朴珺,介绍给自己最要好的企业家朋友王石,是为了证明这个预言的准确性。而从目前的发展趋势来看,冯仑的预言在王石身上快要验证了——在资本的强力入侵下,万科摇摇欲坠;王石多年积累的商誉,也在田小姐长时间的自我炒作中消耗殆尽。

然后,文章展开了“有理有据”的论证,从小田的面孔、出身、学历到结识王石的经过、实现财务自由的手段,一一开扒。结论是:得益于田小姐无数次的演讲和采访,商界里那个果敢、坚毅的王石被成功塑造成为一个“傻白甜”。在过去的几年中,田小姐消费的是王石。而随之折损的,还有万科核心管理团队对万科的背书。王石和万科多年累积的声望、人脉,全部打折输送,成就了这样一个“独立自主”的奇女子。总之,温柔乡是英雄冢。

笔者并不喜欢小田同学,可也看不得这万科事件让红颜祸水论再次掀起小高潮。

红颜祸水,在咱们的文化里可谓源远流长。第一位是妺喜姑娘,她迷惑了桀,亡了夏。第二位更有名,是苏妲己女士,迷惑了纣王,亡了商。还有杨玉环,有人说是她造成了安史之乱。

红颜祸水论向来不差论据。比如她们让男人懈怠,让皇帝不理朝政。李隆基得了杨玉环,从此君王不早朝。但那位著名的明朝皇帝,几十年不上朝,江山不也没易帜嘛。

旧时代的女人,没有社会地位,不能参与国家治理,但奇怪的是,国家一出事就赖女人。有了杨玉环的唐明皇不上朝,可是,纳了自己弟媳和隋炀帝皇后的李世民,怎么就有了贞观之治呢?可见,关键还看领导的个人素质和意志力。有人统计,百分之九十的贪官都有情妇。情妇当然不全是无辜的,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总还是自己的篱笆没扎牢。

但是,红颜祸水论一次次地沉渣泛起,让我们不禁怀疑,女性真的“解放”了吗?女性真的得到尊重了吗?

《女性乌托邦》一书作者李小江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她是20世纪80年代“妇女研究运动”的发起人和学科带头人,为启动中国妇女学和性别研究做了大量奠基工作。但她认为: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妇女解放成为被一些知识女性质疑的对象。这不奇怪。我们在字面上、口头上写的、说的都是妇女解放,但在就业市场和经济活动中,男女不平等的现象依然存在,平等法权的获得与真正的解放似乎还有很大距离。更可怕的是,意识上依然没有给予女性应有的尊重。

她在第四讲《我们用什么话语思考女人》一文中说:妇人、女子、女性、妇女……每一种称谓背后都带着特有的语境和意识形态背景,言谈话语中,已将女人定格在时代设置的社会角色里。社会造人如同自然造物,话语起着重要作用,其语义学意义上的文化内涵被阉割了,变成了塑造行为的标尺而不单纯是反映心境的语言。被动地接受话语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被控制的过程。红颜祸水,便是一种话语。当我们自己制造话语并且用它来思考,无形中可能已经颠覆了某种权力。从“思考女人”走向“女人思考”,首当其冲的问题是——我们用什么话语思考女人。

书中内容多取自作者的现场讲学,贯穿30年,中外交织,视野开阔。选题多与现实问题相关,在“真/实”的方向上独立思考,力求从我们身处的双重话语困境中突围。阅读此书,可对生成红颜祸水论的社会机制有更深入的了解。


《女性乌托邦:中国女性/性别研究二十讲》

李小江 著

社科文献出版社

题图来源:第一推网  图片编辑:苏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