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风力发电主战场向深远海拓展

2019/10/10 0:57:48

上海风力发电主战场向深远海拓展

中国风电正陷入一场空前危机。

 

国际风能委员会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新增风电设备装机容量达6300万千瓦,而中国新增就达3200多万千瓦,占据全球新增装机容量近一半。然而,让人担忧的是,一边是大跨跃式的建设,一边却呈现出严重的“弃风”现象。背后有怎样的深层次原因?未来的出路又在哪里?

 

包括风能在内的新能源是上海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对上海而言,陆地面积小,发展路上风电没有任何优势,近年来海上风电体量也不大。不过,一份上海发改委的通知表明,上海正着手准备研究深远海风电关键技术,或将准备发展深海风力发电。也就是说,目前主要是近海风力发电的上海,今后可能向离海50公里以外的深远海拓展。

 

大干快上却又“弃风而逃”

两台大型风机安全运抵东海大桥。  张海峰 摄

 

商业咨询公司富事高商务咨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在香港上市的金风科技风电装机总容量超过丹麦公司维斯塔斯和通用电气。后两位是长期以来全球风电市场的领导者。数据显示,金风科技已成为本土市场龙头,在新增装机中占比超过1/4。该集团还将目光投向海外,包括美国、智利、厄瓜多尔、巴基斯坦和埃塞俄比亚。

 

去年全球近一半风电装机容量来自中国。巨大的新增装机容量,让中国在2015年超过欧盟,成为全球风电累计装机量最大的国家(地区)。富事高能源业务高级总监赵峰表示,“对于风电行业而言,2015年是中国年,中国不仅让2015年成为风电行业再创纪录的一年,而且全球十大风机制造商中有五家出自中国。”

 

上海绿色环保能源有限公司计划发展部主任李子林介绍,从全国来看,从2005年开始风电近10年来发展迅猛,2005年至2010年每年装机容量增长70%至100%,2010年2015年,每年装机容量增长30%。持续的快速发展,使得风电产能逐渐过剩。一方面,风电产业产迅速发展;另一方面,弃风现象也愈演愈烈。“尤其是西北、华北、东北(“三北”)地区弃风现象严重。”李子林说。

 

“这么好的风,要是满负荷运转、24小时满发,一天至少能发400万度电,现在只能发不到100万度电。”提到限电,新疆某风电企业运营人员一肚子苦水。风速良好,20台风机都能发电,但只有4台可以接入电网。这意味着,一天要白白流失300万度风电,损失效益100多万元。而在甘肃,另一家风电企业透露,去年前三季度弃风电量达9.3亿度,直接经济损失4.3亿元。而且,自去年下半年的限电情况逐月恶化。

 

新疆和甘肃的这两家企业不是个案。事实上,风电危机始于2012年。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2012年弃风情况最为严重,弃风率达17%,2013年有所缓解,弃风率降至11%,2014年上半年进一步降至8.5%。2015年,弃风“顽疾”再次发作,全年弃风率飙升至15%,其中最为严重的甘肃、新疆、吉林三省份,弃风率均超过30%,甘肃甚至接近39%。

 

风电消纳,世界性难题?

 

相对应的,弃风电量也在去年大幅攀升。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我国弃风电量在2011年首次超过100亿千瓦时,2012年翻了一倍,尽管弃风率在2013年和2014年有所下降,但弃风电量仍然保持在100亿千瓦时以上。到了2015年,弃风电量创下史上新高,达到339亿千瓦时,这相当于100多亿元的经济损失,比2014年高213亿千瓦时。

 

为何一边是大干快上,一边又“弃风而逃”?


业内认为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目前风电装机主要在内陆特别是“三北”地区,而这些地方均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当地对风电消纳能力较差。同时,每年的冬季、春季正是北方风大时,但北方属于供暖季节,风电不适合供暖,因此还是大量用火力发电,风电发挥不了作用。此外,电网配套跟不上。尽管新能源法规定,风电、光伏发电等新能源要强制接入电网,但接入力度还是不够。电网建设与风电的建设相比,有滞后现象。一般来说,风电核准后一年就建好了,但电网建设没那么快,尤其更复杂的特高压电网。目前,国家正谋划将“三北”一带风电输送到东部。


在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看来,如今弃风率再度高企,也与电力行业整体供大于求有关。去年我国第二产业用电量出现了40年来的首次负增长,而全社会用电量仅增长了0.5%,是197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林伯强强调,如果今年要完成国家能源局此前定下的全年新增装机目标,弃风的问题恐怕会更严重。


其实,大规模风电的消纳一直也是世界性难题,只是我国问题更加突出。一方面,我国风资源集中、规模大,远离负荷中心,资源地市场规模小、难以就地消纳;而国外风资源相对分散,80%以上的风电接到10千伏以下配电系统,能够就地消纳。另一方面,风电本身具有波动性和间歇性等特点,风电并网需要配套建设调峰电源,而我国风电集中的“三北”地区,电源结构单一,基本没有调峰能力。


深远海,上海风电下一站


国家发改委近日发出《关于完善陆上风电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政策的通知》,适当降低新建陆上风电和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通知》明确,对陆上风电项目上网标杆电价,2016年、2018年一类、二类、三类资源区分别降低2分钱、3分钱,四类资源区分别降低1分钱、2分钱。“这是因为,风电经过这几年的发展,规模效应出来了,风电的造价开始下降,今后趋势是逐渐和火电电价接近。”李子林分析。

 

据悉,到2020年陆上风电实现平价上网,风电的发展将越来越理性。按照未来两年的降价路径,“抢装”现象或将得到缓解。招商证券的分析报告认为,2015年中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已达高峰,“十三五”期间会逐步下降。报告预计,2016年和2017年风电新增装机将分别回落到2700万千瓦和2500万千瓦。

 

内陆风电不受“待见”,风电下一个增长点会在哪里?

 

李子林认为,海上风电可能会加速发展,这是国际新趋势,也正进入高速发展期。海上风电的电力粗糙度比陆上风电小,因为陆上风电有遮挡物,造成风力大小时强时弱,这样对风力发电机器的损害较大。对中国而言,发展海上风电也有优势,因为海上风电正好处于用电高地的沿海经济带,而我国在海上风电的关键技术已经突破。


对于上海而言,海上风电发展一直走在全国前列。2010年8月,上海东海大桥10万千瓦海上风电示范项目建成投产,实现了我国近海风电场建设“零”的突破;2015年8月,上海东海大桥海上风电项目二期工程建成,东海大桥海上风电场总容量达到20万千瓦,目前是我国已投产的最大的近海风电场。

 

另据上海发改委的一份通知显示,上海正着手准备发展深远海风力发电,抢占未来制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