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大咖纵论如何避免“脱实向虚”

2019/10/24 1:14:20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大咖纵论如何避免“脱实向虚”

    实业是大国经济根本支撑,但是近些年,中国经济出现了“脱实向虚”的趋向。如何改变这种现象,加快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有效化解各种风险包括金融风险,推动中国经济走上持续、健康发展之路?正在举行的2017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一些来自政府、企业和金融界的嘉宾谈了看法。

 

    资本找不到项目,制造业找不来钱

 

    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坦言,目前制造业遇到一些困境,社会上有大量资本找不到投资方向,而制造业需要大量投资却找不来钱。同时,制造业存在投资收益率较低的情况,很多制造业企业赚了钱后也去资本市场上增值,而不是进一步投入到制造业中。“很多银行资本并没有投入到实体经济中,而是体外循环、以钱生钱,这种运行模式是很危险的,这就是泡沫。如果不改变这种现象,尽管短期内银行的效益会非常好,但长期积累起来就是一个系统性的风险。”

    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表示,中国需要关注过度金融化问题,这对经济发展有负作用。过度金融化表现为四个方面:金融占GDP的比重快速提升,2016年是8.3%,超过发达国家的水平,我国2000年—2005年大体是4.4%。二是社会上出现一哄而上办金融现象,“各类新金融、准金融、类金融遍地开花、五花八门,有牌的、无牌的,线上的、线下的,债权的、股权的,专业的、跨业的,非常多”。三是部分金融机构存在体内循环、脱实向虚问题,特别是同业、理财、资管、票据存在杠杆过高、链条过长、关联过于复杂,造成整个资产负债表畸形。四是部分实体企业片面强调产融结合,企业过分倚重和扩大金融板块比重,可能会导致金融行为的投机化,会带来企业文化的异化,还会阻碍工匠精神的培育以及管理和技术的创新。

 

    实体经济总体不振,投资吸引力不强

 

    为什么出现资本“脱实向虚”?为什么要 “过度金融化”?多数嘉宾指出,根源在于实体经济总体上不振、投资吸引力不强。

    “目前不少制造业企业受到需求增长趋缓与要素成本快速增长的双重挤压,经营困难。”中国五矿集团公司董事长何文波说,虽然中国宏观经济稳中向好,但仍处于多重风险和不确定性交织阶段,特别是实体经济负债高、周转慢、投资动力不足,以致社会上大量资金空转,大量流动性在金融体系内部循环。央行2016年金融机构贷款投向统计报告显示,2016年各项贷款总额比上年增长13.5%,其中企业经营性贷款同比增长6.6%,工业中长期贷款增长3.1%。资产泡沫化倾向的背后,说明制造业后劲不足。

    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认为,从金融业来看,一些金融机构存在脱实向虚“挣快钱”心理,偏离了主业,盲目搞多元化、全牌照,热衷跑马圈地,导致主业不主、副业不副,有的甚至是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金融业如果脱离了实体经济,过度自我循环,就失去了盈利的基础,最后必然会出现系统性风险。”

 

    制造业创新升级,金融业回归主业

 

    苗圩指出,对制造业来说,需要深化改革,强身健体,创新发展。国际上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都表明,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根本出路在于创新,实现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的根本转变。我国制造业已经进入到转型升级关键时期,创新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主引擎。近年来我国创新成果不断涌现,但制造业创新的体制机制还不完善,仍然存在着一些制约创新的短板和弊端。下一步将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创新驱动发展为主题,全面实施“中国制造2025”,加快制造业的提质增效升级。

    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认为,制造业生产率增长乏力的一个原因是竞争压力不足,因此要为所有企业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包括降低市场准入门槛、减少企业的负担、提高债权人权益、简化破产程序等,这样,金融体系能够保证回报率,愿意为创新创业提供资金,也有助于企业去杠杆。

    何文波指出,实体经济自身要保持战略定力,回归经营本质,将自己擅长的事情做专、做实、做高、做强。同时,各级政府要切实为企业减负、减税。世界银行报告显示中国企业的税费比例在全球和亚太企业中均处于高位,全世界平均总税率为40.6%,亚太地区平均税负为36.2%,而我国税费负担比例为60%。他还希望金融业支持企业改革,帮助企业创新融资手段、降低融资成本。

    陈文辉说,中国金融业要把握金融基本规律,从中国实际出发,敢于担当、主动作为。要真正地树立起服务实体经济的意识,专注主业,稳健经营。监管部门要健全制度,加强协调,严格监管。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